黄金公主号游轮价格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當前位置: 主頁 > 作家 > 《大風》:“70后”女作家的新鄉土敘事丨劉瓊搜狐文化頻道
《大風》:“70后”女作家的新鄉土敘事丨劉瓊搜狐文化頻道
發表日期:2017-01-18 19:48| 來源 :本站原創 | 點擊數: 次
本文摘要: 日前,《大風》先后入選《人民日報》2016年度五部文學作品推薦、2016“收獲文學排行榜”長篇小說榜、中國小說學會2016年度長篇小說排行榜,受到各界一致好評
btboy是

日前,《大風》先后入選《人民日報》2016年度五部文學作品推薦、2016“收獲文學排行榜”長篇小說榜、中國小說學會2016年度長篇小說排行榜,受到各界一致好評。

十年求生史,四代人漂流記。

最卑微的小人物,眾聲喧嘩的多聲部敘述。七十年,四代人,淪落、遷徙、改名換姓、奮力圖存、尋祖覓蹤、自我放逐……

漏洞百出的謊言掩飾著求活的艱辛,被謊言包裹的憤怒演化成異常的性格,怪誕的舉止引發異常的風波,祖宗的烙印無形中鐫刻于子孫的血液。憤怒、迷茫、抑郁及尋覓,歷史車輪悄無聲息地向前,這四代人的生活、性格以及各自的下落,經由他們各自的講述,斷續成為完整。生存成為信念,沉重和眼淚變成一種機智,甚至變成一種滑稽,風云變幻似乎在他們身上看不出痕跡,但是,每一道紋理都寫著:命運和中國。

《大風》:“70后”女作家的新鄉土敘事丨劉瓊搜狐文化頻道

《大風》:“70后”女作家的新鄉土敘事

《大風》:“70后”女作家的新鄉土敘事丨劉瓊搜狐文化頻道

文/劉瓊

老實說,現有的大量的鄉土書寫與中國鄉村現狀并不匹配:一是不能真實地再現鄉村現實的復雜性;二是敘事陳舊,墮入模式化和淺表化。

解決第一個問題,應首先解決作家自身的認知。今天的鄉村無論貧窮還是富裕,都不能擺脫“21世紀”和“中國特色”這個時空背景。上世紀末以來,時代變革和歷史轉型對中國社會產生了巨大深刻的影響,其中鄉村變化最明顯。傳統的中國鄉村,詩意、安穩,也閉塞、保守、貧窮。遭遇激變后的鄉村,還有詩意和安穩嗎?還閉塞、保守、貧窮嗎?作為寫作者,哪怕只是寫一個角落,也應看到鄉村整體現實。整體經驗的匱乏,導致許多鄉土寫作簡單粗暴,對鄉村現實進行著錯誤想象和傳播:鄉村毀滅,現代文明和農耕文明二元對立。而這反過來又會加深整個社會對鄉村現實的誤讀。

文學寫作中的認知度,表現為文學處理現實經驗的能力。時至今日,在先鋒寫作將鄉土敘事寓言化改道之后,我們終于再一次意識到,對復雜現實的忠實表現更加考驗寫作的能力。從鄉土書寫獲得突破這個角度,我要對幾位“70后”女作家近年來的表現致敬,無論是“認知”還是“技術”,她們都很出色。這其中,便有李鳳群。

《大風》:“70后”女作家的新鄉土敘事丨劉瓊搜狐文化頻道

李鳳群,1973年生于安徽無為。2000年開始創作長篇小說。2006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。魯迅文學院第十四屆高研班學員。曾獲江蘇省第三、四屆紫金山文學獎、安徽省首屆魯彥周文學獎、江蘇省“五個一工程”獎、安徽省文學新星獎、“2013年度青年作家獎”等。在《人民文學》《收獲》《十月》《大家》《作家》等刊物發表長中短篇作品百萬字。著有《邊緣女人》《如是我愛》《非城市愛情》《背道而馳》《大江邊》《顫抖》等多部作品。

在中國社會向小康社會努力的進程中,鄉村問題和農民問題始終是重要問題。如果我們對農村社會有所了解,就會明白,今天這個問題比較起四十年前甚至更加復雜。復雜性一部分來自農村社會客體改造推進的困難,一部分來自農民主體分層的加劇。

什么是農民?依靠土地及其生產方式謀生的當然是農民,進城務工者雖然暫時脫離土地,但他們的住房、親人和精神歸宿還在土地上,他們是不是農民?他們還想回來嗎?還回得來嗎?身份和身份感是最大的政治,既是經濟來源,更是精神構成。農村社會最終呈現狀態決定著中國社會的前途和命運,對于農民的存在感、幸福感和發展權利,今天的失語和誤讀,都是罪過。

李鳳群的長篇小說《大風》,可以看作是一部關于中國農民身份和身份感的寫作。

《大風》:“70后”女作家的新鄉土敘事丨劉瓊搜狐文化頻道 (責任編輯:root)

熱門推薦
  • 娛樂資訊
  • 社會百態
  • 黄金公主号游轮价格